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2012.02.25(土) 微小說(?) by 陳導演韡韡

女生是一個正在攻讀法律的學生,女孩的父親是一位地方刑事組的警員。
這一位美術班輟學的小夥子是夜店的安管也是女孩的男朋友。


雖然父親一直不喜歡她女兒那沒前途的男朋友但看在女兒的份上也就饒過了他。
不過他絕對不會答應他們兩人結婚的,絕不!


禮拜日的早晨人民保母是沒有休息的。

鬧區巷子裡有著一個男性的屍體,頭部遭到打擊出血過多而死,
死前經過激烈的搏鬥,很明顯這是他殺。
過濾路口監視器的畫面後,警察父親氣急敗壞開著警車離開警局,
路上打了通電話給女兒卻轉語音信箱。


「別再跟那個敗類在一起了,今天六點前回到家裡」父親這麼留言。



原來路口監視器裡面出現的嫌疑犯就是那個男孩。



「他逃去哪了?」父親這樣詢問自己的女兒,
如果她今天知道她是不會說的,更何況她不知道這個傢伙跑去哪了。




男孩房間裡面被搞得很凌亂,
房東太太說:他昨天晚上急忙跑回來,還留了封信給你。
信上寫著「我們別再見面了,別找我,相信我」。

當巷子口的算命攤說他當天晚上確實看到有人在打架,並且指認出男孩
「就是他,哎呀,年輕人為了女孩子打架真不值得阿」
『女孩子?』
「那男生拉著一個女生騎著摩托車就跑了,很緊張的樣子。要是我知道死了人一定馬上就報警阿。」


女孩忘了跟算命師說聲謝謝,她在思考著哪裡可以躲兩個人。


「欸,小姐!」算命師跑過來喊住女孩

「你是那個男生的誰阿?」
『我是他女朋友,可能是前女朋友』
「那剛好,那邊那個男的說他知道妳男朋友在哪。」
『真的?』
女孩過去之後就被強行擄上廂型車。
算命師跟那天晚上一樣也沒有報警。

男孩終於被抓到了,滿身傷痕,但不是警方刑求,
菜鳥警員找到他時,他正在旅館床上昏睡。
旅館員工說:「那男人說不要敲門也不要服務,退房時間到了他會出來,結果他把內鎖鎖上了,我們怕他在裡面自殺先打電話叫警察來了」
「抓到這個殺人犯,可真不費工夫」菜鳥警員心想。



男孩不發一語,他累了。
這時他的手機傳來了一封簡訊,是女孩傳來的,不一樣的鈴聲。



『跑了?』父親大聲的詢問那個菜鳥。
「他說他要用手機,我讓他用,結果他突然抓狂要我放了他,他說他女朋友有危險,我當然不肯阿,結果他就襲警,我是看他很安份才沒掏出我得槍,不然......」
『他女朋友有危險,在哪裡?』警察父親打斷菜鳥員警的話大聲的問
「他沒說,不過他騎的是我的車,有GPS」菜鳥員警回答。
父親大罵了幾個三字經,並且馬上出動了整個小組。


「犯人不抓,在抓他的女朋友,有病」菜鳥囔囔著。


傳統的戲碼。


黑道抓著衣衫不整的女孩跟騎車趕來的男孩面對面。
「你很有種,敢動我的人」
黑道看起來比男孩大了快要兩倍,他對他自己的能力十分有自信一個小弟也沒帶。
『不要牽扯一些老弱婦孺,放了她,我們打一場』
「噢你可能以為我是來尋仇的。不不不,你是我的外快,這小妞才是生意」

「搞定了你等等這邊會有很多人來競標她」
黑道聳聳肩說

「算你倒楣囉,誰叫那天晚上你不讓我們帶走那個貨」
這時候黑道的手機響了,掛掉電話後說

「哎呀,看來沒時間跟你玩了」
黑道拿出槍來譏笑的問「一命抵一命,值得嗎?」

這一槍打中了大腿,男孩跪倒在地上,女孩的眼淚已經停不住了
「下一槍就準囉」槍抵住頭男孩的頭。


男孩低著頭說「你很有種,敢動他的人」


下一秒警察父親衝進、踢掉這把手槍,不過壯漢的左拳也把父親給擊飛,
黑道敏捷的撿起地上的手槍,父親也掏出槍來兩人的中間夾著一個女孩,
黑道把槍口對著女孩,父親把槍口對著黑道這時形成了對峙,
在這安靜到快到凍結的時刻,
『站住!槍放下不要動』救援部隊聲音帶來了反效果。

黑道準備扣下版機

父親的呼吸彷彿停住

男孩撲向女孩的同時伴隨著兩聲槍響

「很值得」男孩說

原本急診室裡面缺少這個AB型RH-的血,不過聽說有一位員警慷慨捐了5次血,
醫生說「你這樣會有危險」
警察淡淡的說「很值得,他救了我女兒,很值得」

手術因此度過了最困難的部分,不過昏迷的男孩依舊是50%的機率,
因為牽扯過大、高層警方派人來偵查,礙於身分關係而無法採信女孩的證詞。

「等他醒來,我們就來帶人」

儘管父親握緊了拳頭,但身為多年刑警的他是無法違逆高層的,
這時候,菜鳥衝了進來「組長!找到了!找到了!」
菜鳥興奮的連撞倒了他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也沒注意到
「我找到那個女孩了,她在比較偏遠的小診所裡治療所以沒有被找到,她可以證明這男孩是無辜的」

女孩開心的流著眼淚,握住男孩的手,那一瞬間她覺得男孩也握緊了她的手。


----------------------------------------------------------------------------------------------------------

這是陳大導演韡韡信手拈來的小故事貼在facebook上,
分段什麼的通通都沒有,看到一堆文字黏在一起實在很痛苦,
為了方便我自己閱讀所以就很強迫症的排起版來,
因為是陳大導演的隨筆,所以很多地方省略了一些文字,
會讓人有點搞不清楚狀況,所以我擅自把省略的東西補上去,
希望沒有破壞掉陳大導演原意。